• <code id="komc0"><label id="komc0"></label></code>
  • 2012-07-12 星期四

    農歷五月廿四

    多媒體沖擊、教材統一、紙價上漲,教育社要成為千手觀音

    日期:2017-11-28     新聞來源:中華讀書報

    導讀:2017年6月26日,教育部辦公廳《關于2017年義務教育道德與法治、語文、歷史和小學科學教學用書有關事項的通知》正式下發?!锻ㄖ芬幎?,從今年秋季起,全國小學、初中新生將使用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國家統編三科教材。部編本教材的使用,標志著地方版國標三科教材退出歷史舞臺。這給部分失去原有國標教材卻沒有分配到統編教材經營權的出版社帶來了相當大的影響。而從2016年底就不斷上漲的紙價,也使出版社不堪重負。

    山東省新聞出版廣電局副局長孫杏林表示,當前出版產業正處于加快技術融入和數字化轉型的關鍵時期,如何發揮新興媒體的技術優勢,加快實現傳統出版企業轉型升級,更好地服務教育、服務社會、服務人民是出版人所面臨的時代挑戰,也是出版人所肩負的時代使命。山東出版集團總編輯遲云也認為,研究探討教育出版面臨的形勢、挑戰、機遇,用什么樣的辦法應對未來的路途,非常重要。來自全國各地的教育出版界專家圍繞“融合出版”和“多元化發展”議題進行了深入研討。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上個月出版部門剛剛和一家紙廠簽訂了協議,第二天據說那個價格就已經沒有了。”天津教育出版社總編輯趙何年說,天津教育出版社在總體的體量上很小,但是紙張成本上漲,也使出版社難以承受。由于部編本教材的實施,教育出版社損失4000多萬元;紙張漲價,單山東教育出版社一年的圖書成本增加了300多萬元。“但是做教育出版就是要有擔當。”劉東杰說。

    “教材集中帶來的利潤被紙價上漲沖銷掉了。”人教社社長黃強說,全國三科教材統一編寫、統一使用,是按照國家關于新形勢下教材建設的要求,人教社作為一項政治任務來完成的。就他個人的體會,過程很不輕松,實際收入來看也并非大家想象的那樣。鑒于此,黃強表示,已向上級有關領導反映問題,希望有關方面能幫助各出版社一起解決紙張上漲的問題,比如教材的定價能不能變,財政撥給義務教育采購教材的經費能不能漲,如果這些問題得不到調整,教育出版的經營會受到一定影響。

    安徽教育出版社六年前就成立安徽教育網絡出版公司,屬于起步較早的出版社,今年也面臨新的問題:從外部發展環境看,安徽有幾家知名的公司,如科大訊飛,教育信息化發展已比較成熟,對教育出版構成強有力的挑戰;從出版社內部看,2016年8月集團出于戰略考慮,將網絡出版公司和電子音像出版社合并改為新媒體出版社,教育出版社五年的融合出版資質、人員都劃到新公司。融合出版下一步如何布局,新媒體出版如何與技術公司之間形成差異化并取得優勢?這都是安徽教育出版社社長鄭可面臨的難題。

    上??萍冀逃霭嫔鐝埨蚯偬寡?,目前出版社有所行動,但是還是落伍了,只是圍繞著本社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圖書和資源做了一些數字化出版的嘗試。“我們自己沒有技術團隊,更多的是策劃好以后請技術公司來幫助實現。“張莉琴說,如何打通出版流程,如何規范出版數字化,渠道怎樣落地,尚在探索之中。教育出版到底圍繞教育還是圍繞出版,二者是不一樣的;是產業鏈上的延伸還是另外的拓展,也不一樣。這也是造成教育社在某些方面謹慎的因素之一。

    大步邁還是小步挪

    近年來,湖北教育出版社做得風生水起,總經理方平的經驗是,圍繞著基礎教育文化,在學術文化主題出版方面有所突破。他認為,主題出版有兩類,一是硬主題出版,一是泛主題出版。硬主題出版,地方出版社沒有任何優勢;泛主題出版則大有文章可做。今年4月,湖北教育出版社與埃及??诉~特文化投資公司在第27屆阿布扎比國際書展上簽署成立“長江傳媒中埃編輯部”合作備忘錄及阿拉伯語版權輸出協議,并舉行了《中國孩子的夢》阿文版首發揭幕。方平說,“走出去”的成功就在于契合主題出版,成功細分出版領域,做好了三個結合:一是結合傳統文化,二是結合“一帶一路”,三是結合學術文化。

    “長江傳媒旗下的數字公司也不少,我的理念是出版+技術,絕不搞技術+出版。否則我們的探索肯定是以失敗告終。”方平說,數字化轉型必須要專業的人才來做轉型,既懂內容又要懂技術。

    對教育出版的“多元化”也要慎重,“多元化”有“陷阱”,做什么樣的多元化至關重要。方平說,湖北教育出版社在這方面相對保守,他們更多地在教育裝備和教育培訓方面開拓。

    在多元化發展方面,山東教育出版社的基本思路是立足教育。劉東杰說,魯教社將發力點聚集在基礎教育市場,同時向學前教育和老年教育拓展。“面向國家教育信息化全面推動的新局面,加快教育出版的數字化轉型,努力將教育出版優勢轉化為教育出版強勢。”他認為,將教育出版職業轉化為教育出版產業,將行業跨界轉化為品牌跨界,才能努力打造滿足教育現代化要求的、具有高市場影響力的教育圖書品牌和教育服務品牌企業。

    教育出版社怎樣拓寬產品線,教育科學出版社的做法是立足根本、提升學術出版的品牌影響力。社長李東指出,教育科學出版社的主辦單位中國教科院目前在建設國家教育智庫,他們抓住這一契機,結合國家教育改革和發展的新動態,推出了系列體現國內外相關領域的最新研究成果的精品力作,多套圖書得到了學術界的充分認可。同時,教育科學出版社還加大了對教師教育與學前教育兩大特色板塊的投入,并策劃出版了凸顯教育性和藝術性的原創圖畫書。

    融合出版要迎難而上

    融合發展并非新話題。但在教育出版領域,新技術所催生的新形態已為融合發展指出了明確的道路。大象出版社在融合發展方面做了有益的探索和嘗試,被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授予國家融合出版重點實驗室。社長董中山認為,除了強化新理論學習,以理論為引導轉變觀念這一重要環節,更重要的是加強研發,建設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融合發展平臺。

    在互聯網快速發展的今天,教育出版社除提供優質內容,更要按照教育發展的規律和科學的學習方法,建立起覆蓋課堂、學習、評價、反饋等綜合的數字化服務體系,全方位策劃融合發展的產品線,形成立體化的產品。董中山說,數字出版不能待在實驗室里,要走到市場上去。這就要求編輯工作的各個環節都要樹立起互聯網的思維,用分享疊加的模式去設計研發產品,并用數字技術為用戶提供個性化、精準化的服務。如大象社的考試評價系統實現了紙質考試的電子化管理,一次性解決所有考試管理事務,包括智能答題卡審計、試卷掃描、客觀題自動判別、主觀題網上閱卷、分析報告、自動生成等等,極大方便了教師指導教學。這一服務系統開發成功以后,大象出版社連續三年承擔了河南省220所高中模擬考試管理服務。

    江蘇鳳凰教育出版社總編輯王瑞書提出,數字化的手段,信息化手段的運用,在教學的各個環節都會有各種各樣的體現。教學過程中出現的某些剛需,哪怕再小,也能成為教育社轉型的抓手。近年來,蘇教社投入2000多萬元的資金打造了涵蓋上百萬道題的基礎教育題庫,王瑞書說,這是他們在調研中找到的落腳點。這一數據庫不是用來賺回成本,而是要以此為基礎,提供紙質出版與其他增值服務。

    “數字化是教育的必然。”山東教育出版社社長劉東杰表示,轉型過程中,不能在觀念上把紙質出版和數字出版對立起來,而在具體的操作上,還是要緊扣教材教輔,首先關心使用教材教輔的師生。

    山東教育出版社數字化轉型是從2012年開始的,升級了山東教育出版社官網,使網站具備了網絡宣傳、網絡出版、網絡教育、網絡服務四大功能。他們與作者簽訂數字化版權協議,將紙質書轉化為電子書,實現電子書的線上銷售,建設了網絡學習視頻網站——“魯教視通網”,配合相關紙質圖書開設了精品微課、動畫故事、名師課堂、老年大學等欄目,實現精品微課與教材的互補。山東教育出版社圍繞數字化產品的推廣成立了融媒體營銷團隊,并把數字化產品的生產與編輯真正融合起來。編輯在策劃選題時都遵循紙電、紙網融合一體化運作的思路,不管是紙質出版還是數字出版,都要按照出版規律去運作。

    10年前,全國的重大學術出版任務的相當一部分由教育出版社承擔,是緣于當時教育社的實力。隨著出版業態的變化,很多出版社加入學術出版的競爭,教育出版社的資金優勢已經不太明顯了?,F在對出版社能力的要求更加全面了。“我們要成為千手觀音,不僅教材、教輔要做好,在主題出版、學術圖書、一般圖書方面都需有所建樹,這對于我們來說無疑是一個挑戰。”安徽教育出版社社長鄭可說。

    亚洲久悠悠色悠在线播放,亚洲欧美日本国产在线观18,伊人亚洲综合影院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