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komc0"><label id="komc0"></label></code>
  • 2012-07-12 星期四

    農歷五月廿四

    黃廖本《現代漢語》:40年演繹語言學教材傳奇故事

    日期:2019-11-19     新聞來源:中國教育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1979年,黃伯榮、廖序東主編的《現代漢語》(以下簡稱黃廖本《現代漢語》)誕生于蘭州。此后40年,從蘭州到北京,黃廖本《現代漢語》先后出了11個版本,總發行量超過千萬冊。

      “這是一個不可復制的奇跡。”國家語委咨詢委員會委員、黃廖本《現代漢語》編寫組領導小組組長李行健感嘆不已。李行健認為,一部高等院校的文科教材取得這樣的成功,固然是因為它的編寫質量、學術價值上乘,但從深層次和全方位來看,其中包含著很多值得研究、總結的內容。

    在改革開放中誕生

      李行健說:“這是一部在時代洪流推動下應運而生的教材。”李行健1978年就參與黃廖本《現代漢語》編寫,回憶當時情景,他介紹說,黃廖本《現代漢語》編寫啟動于20世紀70年代末,當時被停開近10年之久的現代漢語課得以恢復,教材建設隨之提上議事日程。那時有不少高校任課老師指出,僅靠一本1962年出版的《現代漢語》統編教材已不能滿足教學的需要。在此情況下,很多學校自發組織編寫新的現代漢語教材,黃廖本《現代漢語》即是其中之一,并被確定為3種統編教材之一。

      今天評價這部教材,李行健認為:“這部教材可謂是帶著改革開放的熱度,帶著廣大現代漢語教師和學者銳意進取、勇于擔當的勇氣,帶著從高校到地方各級領導的關注和支持誕生的,這也是教育戰線沐浴改革春風收獲的一項重要成果。”

    高教社精心打造樹品牌

      增訂版的黃廖本《現代漢語》上、下冊先后于1990年11月、1991年1月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高教社與黃廖本《現代漢語》編寫者密切合作,先后推出7個版本,并保持使用量一直占據現代漢語教材榜首的地位。

      “我與黃廖本《現代漢語》有著特殊的淵源和深厚的情感。”采訪中,高等教育出版社黨委書記、社長蘇雨恒講述了其與黃廖本《現代漢語》的淵源:“30多年前,我作為一名編輯,很榮幸代表高教社接待黃伯榮、廖序東兩位先生,與他們洽談具體出版事宜,此情此景至今記憶猶新??梢哉f,我見證了黃廖本《現代漢語》在高教社播種的歷史時刻。”

      今天,黃廖本《現代漢語》成為語言學界公認的經典教材。黃廖本《現代漢語》自1990年在高教社出版以來,在課程支撐方面不斷推進,提供配套《現代漢語教學與自學參考》輔導用書、立體化多媒體資源庫,以及一書一碼增值服務,為師生教學現代漢語打造了全面、豐富、有效的課程平臺。“在教材多樣化背景下,黃廖本《現代漢語》能累計發行千萬冊,與出版人、編寫者與時俱進、重視一線教師建議密切相關。”蘇雨恒如是說。

    教材激勵一批有志者

      好教材的標志是什么?那就是讓一代又一代學子從中受益,還能激勵一批又一批學科研究的有志者。就此而言,黃廖本《現代漢語》做到了。

      蘇州大學文學院漢語國際教育系主任王建軍說:“40年前,我是一名鄉鎮中學的學生,當時正處于人生迷茫的十字路口。3年后,我有幸考入南京師范大學中文系,入學后拿到的第一本教材就是黃廖本《現代漢語》。大學4年,我被精彩紛呈的漢語世界所吸引。大學畢業后,我如愿投到廖序東先生門下,成為漢語言文字學陣營中的一員。”

      從1980年走進大學校園學黃廖本《現代漢語》,到研究生畢業后從事漢語言教學,中國海洋大學文學院副院長劉中富與黃廖本《現代漢語》已有近40年的淵源。

      劉中富說:“40年間,我的深刻體會是,黃廖本《現代漢語》編寫者一直關注一線教師的建議和意見。記得1997年黃伯榮、廖序東兩位先生在山東師范大學聽取黃廖本《現代漢語》增訂二版意見時,要求大家提意見,不要說好話,要指出遇到什么問題,建議怎么修改。他們真是記得你說的點點滴滴,這些都讓我對現代漢語教學矢志不渝。”

      “從徐州師范學院到徐州師范大學,再到江蘇師范大學,黃廖本《現代漢語》哺育了一代又一代學子,培育了一批又一批漢語教學人才。”江蘇師范大學副校長錢進感慨道。

      40年前,黃廖本《現代漢語》在改革開放之初誕生。40年后,黃廖本《現代漢語》成為現代漢語學科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這種傳奇的背后,黃廖本《現代漢語》帶給我們的啟迪值得思考。


    《現代漢語》黃伯榮 廖序東 主編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2019年8月5日/記者 章紅雨)

    標簽: 傳奇故事 現代漢語 語言學 教材 黃廖本責任編輯:管理員2
    亚洲久悠悠色悠在线播放,亚洲欧美日本国产在线观18,伊人亚洲综合影院首页